首页 >> 台州读书交流

飞艇七码雪球计划规律: 第二七一章 又一名猪队友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沈永春小心地说“我是有几把这样的刀,但是就这样看,我也不能确定就是我的。 而且,我的刀前段时间丢了一把。 ”“在哪丢的?”“就店里,可能是谁顺手偷走了吧。

”“你没去找?”沈永春笑了笑,“一把刀又不值钱,我找它干什么。

”反问队员“这刀就是我丢的那把吗?你们是在哪找到的?”队员略一思索,“这把刀是从徐荣的屋子里搜出来的,他说是你的。 ”沈永春说“那就是徐荣偷的。

那小子,来到这啥都不会,我好心让他来打零工,居然偷我的东西。 那我丢的那些钱,多半也是他偷的。

”队员指了指水箱上的二维码的牌子,“现在有几个现金交易?哪来的钱偷?”沈永春带着谎言被识破的尴尬,讨好地笑了笑,“那徐荣是犯了什么法被抓的?不可能就是偷了我一把刀吧?”“他犯的法啊,可就大了。

”队员客气地说“不好意思,徐荣在你这工作过,我们得把你这儿的刀都带回去。

”“全部都要吗?”沈永春有些犹豫。 “你不愿意?”队员尖锐的目光盯着沈永春。

“愿意,愿意,”沈永春说,“不就是几把刀嘛,我再买就是了。 我这就进去拿。 ”队员做了个请的姿势,“走吧,一块去。

”沈永春带着队员来到了店后面。

一张水淋淋的桌子上,凌乱地摆着几把大小不一的刀,有些还有锯齿。 一名队员拿出证物袋,收捡起来。 另一名队员问“就这些了吗?”沈永春连连点头,轻声问“这徐荣到底犯了什么大案子,连我的刀都要检查。 ”队员严肃地说“不该你问的就别问。 ”叹了一口气,“我们正在收集证据,马上就要结案了。

还是让你的女家属,都小心一点。 ”沈永春点头哈腰地说“好、好、好。 ”送走了队员,沈永春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又坐回了桌子边,继续记账。

过了几天,附近的小区里传着专杀女人的凶手已经被抓住的消息。

沈永春换了个小工,继续送货。 柳贤三人一直守在小区附近,主要调查精怪的案子。 等沈永春来送货的时候,也可以监视他。

这天,马朵朵看到朱小凝送了朱思律之后,又回到了家里,好奇地问苏乐“朱小凝是做什么工作的?是自由职业吗?”苏乐说“不是,她在一家公司里做行政副总。

”有些羞愧,“她一个人养孩子,压力很大,工作很拼。 ”“那她怎么最近都没去上班,送完孩子就回家了。 ”苏乐看着朱小凝,天气热起来了,大家都穿着短袖,她却罩了件开衫,心痛地说“是不是生病了?”表情很是焦急。 这时沈永春已经送完了订单,他突然拉过一个女主顾,在旁边对她耳语了几句。 那个女人披着深棕色齐肩发,正是被害者同一类型。

柳贤已经注意到了这一幕,聚精会神地观察着。 苏乐越想越担心,干脆下了车去追朱小凝。

柳贤听到车门响,想要拦住苏乐,已经来不及了。

苏乐叫住了朱小凝,跑到她的身边,边喘气边问“小凝,你最近怎么没上班,是不是生病了?”朱小凝木然的脸,过了半分钟才说“我要在家照顾思律。 ”苏乐看着朱小凝苍白的脸,没有血色的嘴唇,心里一阵疼痛,抓住了朱小凝的手,“小凝,你一个人太辛苦了,让我来照顾你,好不好?”朱小凝慢慢地抽了抽自己的手,没有抽回来,面无表情地说“放开我。

”苏乐动情地说“小凝,你不要犟了,我们都不犟了好不好?我不在乎思律是不是我亲生的,我会把他当亲儿子一样爱的。

”“思律……”朱小凝突然哭了,“思律生病了。 ”苏乐急切地问“思律怎么了?”朱小凝没在说话,继续挣扎。

苏乐想问个清楚,没有放手。 两人发生了拉扯。 朱小凝突然大声喊道“放开我!”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,有些人已经停住了脚步。

沈永春也警觉地朝这边看过来。

小区的保安踌躇一下,朝这边走了过来。

苏乐解释说“小凝,你别激动,我不是要……”苏乐突然看到了朱小凝的脖子,心里一惊,说不出话来。

朱小凝挣脱了他的手,转身走了。 苏乐呆了呆,想追上去,被保安拉住了。

保安盘问了他几句,他连忙亮出自己的证件,保安大声说“官差也不能骚扰别人啊!”苏乐解释了几句,从保安处脱了身。 这一幕已经被柳贤和沈永春看到了。 柳贤暗骂一句,“那个白痴。 ”叫马朵朵赶紧开车。 马朵朵正在看好戏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苏乐已经跑到了车边,拍着车门,叫着“柳贤,我们去看看小凝……”马朵朵打开了车门。 苏乐还在叫着“小凝遇到精怪了,她脖子上……”“闭嘴!”柳贤严厉地说。 苏乐卒然呆住了,一只脚在车上,另一只脚还踩在地上,忘记了上车。

柳贤看到刚才和沈永春耳语的女人已经走开了。 沈永春正在和小工一起搬着水箱放在面包车上,眼睛有意无意地看着这边。

面包车从柳贤的车旁缓缓开过。

柳贤看到坐在副驾的沈永春,脸上阴冷的表情和丝丝冷笑。

柳贤叹气,对苏乐没好气地说“你挂在那里干什么,还嫌自己不够显眼吗?”说完自己却下了车。

马朵朵小跑着跟上。

苏乐也赶紧跟上,还想对柳贤说朱小凝的事情,见柳贤面容冰冷,带着一股寒气,嘴唇动了动,没有说出口。

柳贤找到了刚才被沈永春拉到一边的女人,叫住了她,问她刚才沈永春对她说了什么。

女人手里拎着刚才买的海鲜,狐疑地看着柳贤三人,“你们是谁?”柳贤不耐烦地对苏乐说“愣着干什么,你不是那么喜欢亮证的吗?”苏乐赶紧从兜里拿出了证件,亮给女人看。

。 ()。

标签:台州读书交流,深圳连橙互动,恋爱和感情